2020-01-01 15:15:16城市金融报

青山印尼工业园: 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

2020-01-01 15:15:16城市金融报

  尽管印尼员工阿斯古尔并不了解“一带一路”倡议是什么,但他清楚作为“一带一路”建设者的青山园区对自己的生活带来的改变。“这里的收入养活了我的家庭,我已经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六年前,在“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省摩洛哇丽(Morowali)县巴活多比(Bahodopi)镇,电灯、电视、手机这些现代社会的寻常物,在当地居民的生活中不见踪影,唯一有现代色彩的是两辆旧摩托车。

  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山集团”)园区成立之后,小镇居民开始发现生活发生了巨变,用上了电,电灯比渔火更璀璨。

  青山集团是一家诞生于浙温州的不锈钢企业,20年前又从上海回到温州二次创业。2016年,青山集团成为温州首家营业额超1000亿元的民营企业,2018年达2265亿,列世界500强第361位。

  2013年10月2日,在两国元首的共同见证下,旗下的上海鼎信集团与印尼八星集团签署了合资设立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园区(下称“青山园区”)的协议,成为中国印尼重要的商务合作项目。

  根据规划,占地面积2012公顷的青山园区,将成为全球产业链最长的大型不锈钢生产基地,建成后将成为总人口6万人以上的大型制造业重镇。

  不过,在开创之初,青山园区开发公司面对的只是一片荒地:没有电、没有水、没有房屋、没有道路,建设园区所必备的“七通一平”(给水、排水、通电、通路、通信、通暖气、通天然气或煤气、场地平整)都无从谈起。中国开发工业园区的模式和经验,在这里毫无用武之地。

  作为青山园区首批印尼员工,阿斯古尔(Akurullah)对初创期的园区特别深刻,“以前这里大多数是属于森林区域,什么都很不方便,从这里到最近的县城需要三个小时的路程。”据了解,如果沿着太平洋海岸线坐快艇前往,则需要五个小时。

  青山工业园区中方项目负责人表示,青山园区的重要经验就是“不能照搬中国国内的工业开发区开发模式”。百废俱兴,一切需要自力更生,青山园区逐渐建立了自己的发电厂、净水处理和排污处理系统,修建了码头和机场。

  在建设基础设施的过程中,青山园区开始同时招商,将产业链上优势互补的企业吸引入园投资,共同投资,共担风险,抱团发展。同时,依靠当地员工,迅速适应了印尼的劳动用工环境。

  在一片荒郊野岭从零起步,青山园区为何仅用了五年多就迅速成型,青山园区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此前曾对外谈及,重要的外部原因之一是中长期融资能迅速到位并运用。

  在园区项目伊始,青山园区就得到了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等国内的政策性银行和国有中资银行的中长期资金支持。

  随着园区建设的逐渐推进,尤其是不锈钢项目陆续投产之后,汇丰银行也在该园区项目上和青山开展了多项合作。由汇丰银行印尼分行为青山园区设计了差异化的贷款结构,包括贸易融资项下流动资金贷款和应收账款等业务,为其解决了贷款担保的问题。汇丰成为和青山在印尼园区项目上合作的第一家外资银行。汇丰中国副行长兼工商金融主管方啸介绍,双方的合作亦基于此前与青山集团总部合作打下的基础。汇丰中国大宗商品融资团队根据青山集团的整体产业布局,迅速为其确定了整体授信的基调,除了印尼,还包括印度、新加坡和中国香港三地。

  经过六年的建设,如今园区直接就业的印尼员工达3.5万人,间接带动几万人从事商业、服务业、房地产业,推动了当地工业化。青山园区已成为全球重要的镍矿开采冶炼和不锈钢产业基地,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早期重要成果。

  青山园区印尼员工埃维娜(Elvina)的朋友曾问她,为什么她从印尼首都雅加达那家发展很稳定的公司,来到那么远的地方工作。“在原来的公司,我的职业生涯已经没有什么提升的机会,青山工业园不一样,为员工提供很多培训和学习的机会,帮助员工发展和成长,这正是我所需要的。”刘士杰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